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赵朴初:从银行家到艺术家

  开栏语

  历代书法名家多不以书法为主业,钟繇任宰相,王羲之为右军将军,王献之乃中书令,颜真卿系平原太守,苏东坡是礼部尚书。近代以书法著称的沈曾植、康有为、李瑞清、于右任等也并非以书法为业,其本是政治家、外交家、教育家、诗人……这既说明了书画乃其“余事”,也印证了各行各业皆可出艺术家。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俞栋,长期致力于艺术金融研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部民国金融史,半部中国书画史”,即近现代书画大家如张宗祥、沙孟海、赵朴初、潘伯鹰、叶露渊、方介堪、程十发、谭建丞、朱复戡等都有在金融机构从业的经历,特别是“天下第一社”——西泠印社的七任社长之中竟有三位与银行结缘。因而,研究近现代书画艺术史,绕不开金融,探究近代商业金融史,亦离不开金石书画,两者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金融时报》金领生活周刊,从本周起推出“行家艺踪”栏目,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观察历史上的金融家与艺术大咖。

  历代高僧大德皆喜与书法结缘,而佛门也多出名家,如北齐的安道一、南朝的智永、唐代的怀素、明代的朱耷等。书法极具修身养性、锤炼心志之功,其与佛教有某种程度的共性。这种佛性与书法的交相辉映构成书法史上一道靓丽风景。近现代,弘一法师和赵朴初又为这道风景增光添色。然而,二者虽有共同信仰,但人生路径却迥然各异:前者教员出身,由“入世”到“出世”,最终达到了超然物外、淡泊宁静的人生境界;后者则始终未“出世”,且身份多元。鲜为人知的是,赵朴初先生还曾是一位银行家,为民生福祉、社会发展奉献心力。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赵朴初

  银行家生涯

  赵朴初(1907-2000年),安徽省太湖县人,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社会活动家、爱国宗教领袖。生前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泠印社社长、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民进中央名誉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著有《滴水集》《片石集》《灵山集》《佛教常识答问》和《赵朴初诗词曲手迹选》《赵朴初韵文集》《赵朴初文集》《赵朴初墨迹选》《赵朴初书法集》等。

赵朴初书法作品(1)

  赵朴初天资聪颖,他5岁即开始学习书画,8岁能吟诗,15岁时考入东吴大学附中,后又以全优成绩直升东吴大学,1928年,他担任了上海江浙佛教联合会秘书、上海佛教协会秘书和“佛教净业社”社长。

  赵朴初曾一度担任上海四明银行行长。四明银行在当时的金融界颇具声望,尤其是在辛亥革命时期曾为军民提供经费,积极支持革命事业,后受官僚资本控制成为官商合办的“小四行”之一。巧合的是,沙孟海、叶露渊等艺术家也曾在此供职,更为巧合的是,沙孟海与赵朴初还先后担任过西泠印社社长。一家银行竟然走出了两任社长,这不仅是金融史上绝无仅有的奇闻轶事,更是艺术史上独一无二的文化现象。在赵朴初担任行长后,四明银行发展迅速,并于1930年分别设立了南京分行和总行房地产部,同时还清之前所欠旧账,呈现出欣欣向荣之势。但由于银行事务繁忙,为一心事佛,他逐步退出了四明银行管理层,并于1935年皈依佛门,正式成为在家居士,自此开启了普济天下、文字立禅、翰墨结缘的传奇人生。

  “书初无意于佳乃佳”

  就书法而言,赵朴初其实并非“专业书法家”。从其自身定位来看,首先应该是佛徒和诗人,而书法只是其思想与情感的外在表达方式,这一定位也使其回归了文人书法的优良传统。“尊传统以启新风,先器识而后文艺”,既是赵朴初为庆祝《书法》杂志创刊10周年题的词,同时也反映出他的书法观和艺术观。所以,对于书法,其并非为书而书,为写而写,而是有感而发、随心而书。由于“每日一诗以代日记”,其书作多为自撰诗词。这些诗稿并非奉命或应酬之作,往往不执着于笔法、结字等技巧限制,而更在乎精神寄托和情绪抒发,恰恰达到了“书初无意于佳乃佳”“从心所欲不逾矩”“不期工而自工”之佳境。正是这种淡泊随性、我书我意的超然心态,才使其书法逐渐达到了相当的艺术境界,可谓“无意成家而成家”。赵朴初在晚年曾回忆说:“我非专为当书法家而临池执笔,只是一见前人墨迹,就有敬畏之心,由敬生爱,爱不释手。”

赵朴初书法作品(2)

  书法如佛法,历久而弥新。要达到一定境界,既需要日复一日的坚持,也离不开灵感乍现的顿悟。同样,赵朴初也经历了独特而艰辛的艺术成长之路。观其学书历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其一,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前。这是赵朴初书法的起步阶段,其从唐楷和“二王”入门,尤其钟情柳公权和李北海,并每日临池,弄翰不辍,日积月累,为其书法艺术及风格形成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耄耋之年的赵朴初曾回忆说:“我的书法不能说写得很好,但每天我都做功课。”总体来看,此时其书风尚未成型,更多是对晋唐书风的继承和吸收。这从其作品即可见一斑。细察早期作品,其用笔涩多于疾、撇捺如刀、骨力劲健,结体挺拔娟洁、方正端庄,布局则排布工整、章法紧凑,法度严谨,一派唐风。其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末期。这是赵朴初自身书风的形成阶段。在这一时期,他转宗帖学,于“宋四家”和董其昌、赵孟頫等用功尤勤。从当时许多墨迹来看,其用笔提按爽利、顿挫明显,结体由方正趋瘦长、精劲变温腴,尤其是融入苏东坡字势右斜、肥瘦分明之特点,使整体风格既秀逸开张、摇曳多姿又和气动人、温润醇厚,逐渐形成自家面貌。其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这是赵朴初书法的升华阶段。其由专攻帖学转而倾情碑学,用笔借鉴碑学笔法,撇捺愈加舒展,点画更显敦劲,并淡化粗细对比,减去修饰之笔,开合俯仰、屈伸收放更显自然,呈现一派古朴端庄、质拙肃穆之气。通过碑帖融合,其既吸取了碑学厚重沉稳、刚健雄浑之气,又吸收帖学清隽流美、秀逸绰约的美学特点,最终形成了外似帖学、内蕴碑意、雍容宽博、气定神闲的独特风格。

  以格调入字、以学识入书

  论及现当代书法,时人常称“北有启功,南有沙翁”。其实,就艺术水准和学识修养而言,启功、赵朴初和林散之、沙孟海四位书法家难分伯仲,故笔者认为“北有启赵,南有林沙”似更恰当。从专业角度来看,赵朴初书法以行楷、行草见长,用笔劲爽利落,点画干净清俊,线条刚劲绰约,行笔收放自若,诚如刘熙载云:“书能笔笔还其本分,不消闪避取巧,便是极诣”;墨量饱满,墨韵丰腴,偶有飞白而无枯笔,显得古拙而灵动,苍劲而洒脱;章法疏淡雅逸,行间距分明,字与字之间形断意连,疏密对比强烈,虽似苏字,但却多了一些灵秀从容;意境悠远散淡,怡静冲和,尤其是晚年作品雍容不迫,充满禅意,可谓“字字如莲花,笔笔有梵音”,被世人称为“赵字”。

  赵朴初无疑是以格调入字、以学识入书的典范。其经年累月浸润于唐诗宋词,倾情于元曲汉赋,传统文化修养极为精深。早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其诗词就屡见于全国重要报刊,诗名之大,远播海外。白居易尝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赵朴初诗词也多是描写祖国壮丽河山、国家建设成就和重大历史事件,其中代表作有《庆祝中国佛教协会成立》《满庭芳·为人民大会堂作》《普天乐·中缅边界条约签订志庆》等。就风格而言,其基本继承《诗经》传统,走大众化、社会化路线,语言通俗易懂,“接地气”。除诗词外,其还对散曲情有独钟,创作了诸多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如《观演〈蔡文姬〉》《某公三哭》和《故宫惊梦》等。如果说文为“道”,字为“器”,那么赵朴初的书法无疑实现了“文”“字”合一、“诗”“书”如一、“道”“器”统一。故观其书作,就如同高士对晤,其书外之境、弦外之音、情外之理相互交融,缭绕不绝。

  赵朴初一生忙碌劬勤,于扶危济困、救亡救国、促进民主、推动外交和弘扬佛教等事业贡献卓著。更令人赞叹的是,他对当代书法和印学艺术发展也有着筚路蓝缕之功。早在1977年,北京市书学研究会成立之际,他就被推为首任会长;1981年,在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之时,其又当选书协副主席。1992年西泠印社第四任社长沙孟海去世以后,社长一位出现空缺,艺术成就突出、社会声誉卓著的赵朴初便被推举接任第五任社长,可谓是众望所归、人心所向。其实,赵朴初与西泠印社的缘分由来已久,早在1983年其就被推举为西泠印社名誉社长。在出任社长后,其积极推动篆刻艺术传承与发展,不仅资助了《西泠艺报》的复刊,更直接上书国家有关部门,促成“中国印学博物馆”建立并落户西泠,并亲笔题写了馆名。

  主人不在花常在。斯人已逝,但其崇高人品、杰出书艺、佛学思想和爱国情怀却永留世间,永无尽意。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