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熊猫王》的题材特质与文学向度
“熊猫作家”蒋林新著品读

  有一种动物,是普天之下的人们都喜欢的,这种动物就是熊猫。最近收到著名作家蒋林的长篇小说新著,书名简单,《熊猫王》,但内涵却丰富。“熊猫”就好了,还“熊猫王”,那不是宠萌至极,金贵至极了?这立时使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熊猫王》书影

  《熊猫王》讲了怎样一个故事呢?

  1940年12月,在被德军轰炸而陷入穷途末路的伦敦。市民威廉姆斯看到来自中国的熊猫“明”成了英国人抗击法西斯的精神力量,同时得知“明”是校友史密斯非法捕捉至英国的,并因此发了大财,过上了安逸富贵的生活,于是生活窘迫的他便认为找到了一条发财之路。继而,他请史密斯为其传授到中国捕捉熊猫的经验。尽管史密斯极力规劝威廉姆斯,靠非法捕捉熊猫发财已经行不通了。但是失去父亲、工厂以及生活方向的他,还是一意孤行前往中国,希望能够成功“克隆”史密斯的财运。

  1943年秋,威廉姆斯来到中国大山之中的三湾村,租了一间民房,并结识了同样希望捕捉大熊猫的另外四人,彼此联手开始了非法捕猎熊猫的行动。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的行动受到了土生土长的三湾村民丁默生及其所组建的临时保护团队的阻挫。

  丁默生非常喜欢大熊猫,并与誓死保护大熊猫的同盟团结一心,与来势汹汹的非法捕猎者斗智斗勇。而他之所以愿以生命为代价保护大熊猫,源于他与熊猫“贝贝”之间的奇妙情感。

  过去的十年里,丁默生与“贝贝”相依为伴,建立了超乎寻常的情感。

  五个外国非法猎捕者的到来,令11岁的熊猫“贝贝”仿佛意识到了生存危机,也仿佛理解了丁默生的善意、友好和帮助。于是它便带领自己的同伴,与丁默生保护团队默契配合,共同抵抗非法猎捕者。而且,“贝贝”表现得非常勇猛,丁默生由衷地感叹:“贝贝”是熊猫之王。

  虽然贪婪的非法捕猎者有野心、有猎枪,但是在大山之中的盗猎与保护之间的较量,比拼的还有智慧、勇气和力量。而智慧、勇气和力量,则来自内心深处的爱。除了爱,丁默生及其团队还获得了在成都华西坝复课的燕京大学野生动物保护专业的金士杰的加入与帮助,因而在彼此力量悬殊的几个月的较量中,看似弱小的他们却最终赢得了这场战斗。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一无所获的威廉姆斯悻悻地回到伦敦后,迎接他的是命运对他的无情嘲弄:当他正在中国的大山里试图捕捉大熊猫时,他的儿子却死于一场疾病;他乖巧的女儿虽然身体无恙,却与他感情疏离、形同陌路;而此时,他的妻子也提出离婚,理由是在她和孩子们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失职而不在身边……

  熊猫是什么?

  众所周知,它是一种动物,一种濒临绝迹的保护动物。其实不仅如此,熊猫还是友谊的天使以及萌宠的代表。

  1869年,法国传教士戴维在四川宝兴县发现大熊猫,当他将大熊猫皮张带回欧洲时,没想到在西方世界引起了轰动,掀起的热潮也一浪高过一浪,且经久不息。此后,西方世界就兴起了到中国的“寻宝热”——他们所要寻的宝就是大熊猫。

  在这些寻宝人中,也有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儿子小罗斯福的身影。为了寻找到大熊猫,他曾数次来到中国,并经常生活在四川的原始森林之中。

  遗憾的是他一直没有抓到一只活体大熊猫。

  后来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只大熊猫,他本想用枪将之打伤,然后再为其治疗,以便带回美国圈养。谁知事与愿违——他不慎将之打死了。

  因为自己的莽撞,小罗斯福后悔终身,直到临终之时,仍在懊悔。

图为《大熊猫百图唐卡长卷》节选 IC photo

  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历史性访问中国,熊猫“玲玲”和“欣欣”作为中国赠送的礼物,扮演了历史上熊猫外交的首任大使,出现在华盛顿史蒂芬国家动物园,打开了历史性的新篇章。

  在美国,熊猫是稀世珍宝的象征,成千上万人追寻着它的身影,以能见其芳容为傲。

  不止美国,熊猫在西方文化中也无所不在,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还选定熊猫作为该会的标志,代表全球所有濒临绝种的动物。

  因此,蒋林的《熊猫王》书写的不仅仅是关于熊猫的传奇故事,书写的也是纯真的童心和人性,是大自然的和谐与环境保护,更是世界的友谊及“地球村”的未来。

  《熊猫王》除了故事精彩以外,另一显著特点就是文学品质。这从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徐则臣的推荐语中便可以看得出来:“《熊猫王》多重主题交织复合,如繁花盛开,意味深长。少年丁默生与熊猫贝贝的奇妙情感和生命守望,如此美好;面对非法捕猎,丁默生和所有熊猫保护者展现出的勇气与智慧,又是如此动人。”

  其实,《熊猫王》已经是蒋林的第二本关于熊猫的长篇小说了。其第一部关于熊猫的长篇小说名叫《熊猫明历险记》,这部小说讲述了一只名叫“明”的大熊猫的传奇故事。

  1937年,“明”出生于四川,它被捕获并遭倒卖,经过旅途颠簸,于1938年的平安夜到了伦敦,并受到新奇者的热烈欢迎。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明”像黑暗中的一束暖阳,温暖着战争中英国人民的心,对惊魂未定的英国儿童尤其如此。在这些兴奋的小朋友中,有两位小朋友有着显赫的皇家血统,其中一位便是伊丽莎白公主,即当今的英国女王。

  不幸的是,“明”没有见到战争胜利的那一天,1944年因病离去了。

  “明”的去世引发了全英国的哀悼,连《泰晤士报》也发讣闻纪念。今天,伦敦动物园还立着它的雕塑。

  《熊猫王》的故事由熊猫“明”引发而来,与《熊猫明历险记》有关,但不是《熊猫明历险记》的续集。

  有意思的是,《熊猫明历险记》还上了中央电视台《读书》节目,与之有关的文学评论也刊登于全国各种报刊之上,更有影视机构欲将“明”的故事改编成35集电视连续剧,并且已成功立项……

  中国的作家很多,读者也不少,但不少读者都有这样的感慨和茫然:某些诗人、散文家、小说家很出名,可是如果要问他们都写过什么著名的诗歌、散文、小说,还真回答不上来。也就是说,他们自己的名字远远大于他们所写的任何作品的名字。

  这说明类似“著名”作家所写的作品要么没有特色,要么没有质量,因而不被人们记住。那么这对一个“著名”作家自己来说,是不是一种悲哀,或者说一种荒诞和虚妄呢?

  蒋林是一个优秀的小说家,曾经发表和出版过《最好的告别》《绝望收藏室》《隐蔽的脸》《巢》《守望麦田》等长篇小说,拥有一大批忠实的读者。而今,他在写传统小说的同时,还研究起了熊猫历史,宣讲起了熊猫故事,传播起了熊猫文化,并俯下身来为广大读者,特别是少年儿童,书写与熊猫有关的小说。无疑,这是他的智慧之举,难怪有媒体对他冠以“熊猫作家”的称谓,说明他的作品具有很强的辨识度及受人欢迎的特质。

  著名作家都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文学根据地,其著名作品都有显著特质。比如马尔克斯的文学根据地是马孔多、福克纳的文学根据地是约克纳帕塔法县、莫言的文学根据地是高密东北乡、叶兆言的文学根据地是南京、王安忆的文学根据地是上海、贾平凹的文学根据地是秦岭……蒋林则将熊猫存在的地理意义与精神意义作为自己的文学根据地,由此聚焦他自己的社会责任感、文学想象力和天赋才华,在其文学维度上倾力开拓和深度掘进,并构建出一个完整、鲜明且独特的文学世界,这无疑是可喜的,这也无疑是他挖到了一座令人艳羡、取之不竭的“金矿”。

  这世间关于熊猫的图书林林总总,但细数来无非都是科普集、童话集、漫画集、照片集。而关于熊猫的小说,我不知道之前都有谁写过。因为我在当当网图书频道搜索了一阵之后,未得觅见。

  传统小说写得很好的蒋林独辟蹊径,深耕熊猫题材,且已经取得了耀眼的成果,产生了很好反响,对他,我由衷钦叹。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