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资产管理CURRENT AFFAIRS
资产管理 / 正文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正面临良好资产收持期

  中国银保监会11月10日发布的2020年三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质量基本稳定。2020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84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987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96%,较上季末增加0.02个百分点。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商业银行加大不良资产出清的力度,对于以不良资产经营为主业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而言,正面临良好的资产收持期。

  处于收持周期

  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监事长胡建忠日前在第二届中国特殊资产50人论坛上表示:“未来3年至5年内不良资产整体呈现量升价跌的态势,处于收持周期。”

  受到疫情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我国不良资产市场规模上升,而从外部因素和国内诸多因素来看,这一趋势将会持续一段时间。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市场逐步回归理性,不良资产包的价格持续回落,收持成本较低。对于不良资产经营机构来讲,正面临良好的资产收持周期。

  胡建忠表示,不良资产的运营与处置是一个逆周期行为,经济下行周期收购、持有,上行周期处置。第一是挣估值修复的钱;第二是挣企业内生成长的钱;第三是挣资产管理或者并购重组的钱。当前经济增速放缓正是收购、持有的最佳时机。通过调查发现,部分优质企业面临短期流动性风险,本身生产、经营、研发并未受太大影响;一些企业由于环保限产或者疫情的影响,生产时断时续,导致还本付息出现了障碍,但生产技术先进,产品适销对路,地方政府支持意愿强,预计政策调整后能较快恢复;一些上市公司股票在杠杆资金平仓的压力下,被错杀误伤,累及大股东触及补仓线、平仓线,但大股东股票质押获得的资金是围绕上市公司上下游进行的布局与投资,并未盲目消费和多元化;还有一些企业,迫于经济环境和资金压力,瘦身剥离部分优质资产,这些都是外部宏观环境的变化给不良资产行业带来的机遇。

  市场呈现新特征

  本轮不良资产收持周期,呈现出诸多特点。胡建忠认为,一是国有大型企业主辅业剥离任务较重。二是大中型民营企业部分风险暴露。三是中小银行和信托机构压力凸显。四是部分上市公司亟待纾困。五是担保圈副作用显现。

  比如,在经济高速发展阶段,抱团发展的策略使得部分中小企业获得一定优势。在经济逐渐转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后,担保圈隐患爆发,一旦某家企业发展出现问题,则迅速成为雷区,部分优质企业也因此受大量贷款担保拖累而出局。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此轮不良资产周期,市场竞争更为激烈,参与的机构逐渐增多,当前市场已经形成了“5+2+N+银行系”的竞争格局,需要关注的是,其中N中包含的外资机构正在积极入场。

  处置难度加大

  胡建忠表示,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存在的不确定因素增多,给不良资产处置带来新的压力。一方面,不良资产买方需求不旺盛,资金实力不足,无序竞争的存在进一步提升了处置难度。另一方面,一些案例中诉讼周期不断拉长,资产权属的实现难度增加。

  “并购重组是本轮不良资产处置的重要手段。”胡建忠说。

  他认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该牢牢把握行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由单纯的批发零售金融机构向专业化金融机构回归,由金融控股集团向以存量盘活为主、以资本性投行为特色的真正的资产管理公司回归。这既是持续发挥逆周期调节和救助性金融独特功能的外部需要,也是自身实现质量变革和效率变革的内在要求。面对国有大型企业、大中型民营企业、上市公司等重要经济主体盘活存量的实际需求,既不能简单出清,也不能一破了之,而是需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资金的配合下,综合运用投行手段进行整合、重组和盘活。

  可以通过梳理国企的存量债务,发挥“产业+金融”的优势,联合产业投资者对国有企业低效无效、非主业资产进行剥离、重组盘活,或为产业投资者提供并购资金,将一个大的集团拆分为若干精致的专业公司,让更多的参与主体尤其是民营经济进场,解决大型央企和国企大而全、主业不突出的问题,使其资源向优势主业集中。这样既帮助国企实现主辅业剥离,又能让民营企业将一些国企的副业做精做好。

  对于受盲目多元化和高负债影响出现经营风险和流动性危机的大中型民营企业,胡建忠认为,可以运用债务重整、资产重整等方式,帮助企业剥离关联性小的非主业或无关产业,并将整合的行业限定在上下游或关联的几个行业内,用“建百年老店”的思路支持其做精做细,向专业化、专门化发展,不断形成核心竞争力。

  胡建忠还表示,可以优选一定数量股价波动不大、基本面较好的细分行业龙头上市公司纳入白名单,当白名单中企业出现大股东质押风险或自身面临流动性困难时,可通过收购存量股东股权质押或其他不良债权,并在资产、负债、产品、技术、管理和风险缓释等环节开展实质性重组,或者通过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定向增发、阶段性股权投资等股权业务,帮助上市企业剥离非主业,解决经营困难,渡过经营危机,实现上市公司基本面的彻底改善。在其价值修复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退出。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