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人物CURRENT AFFAIRS
人物 / 正文
“葱大王”的烦恼

  从剥葱工到“葱大王”

  “新发地这块没有一个大学生、没有一个富二代,但现在我们做的都很好,虽然付出了很大的辛苦,但大家都挣到钱了。”

  毛勇习一身黑衣黑裙,站在装满大葱的卡车前,回忆着自己从一个剥葱小时工成长为新发地“大葱大王”的经历。

  1980年毛勇习出生在河南商水县,用她的话说就是“贫困县、贫困村”。婚后她的丈夫身患腰椎间盘突出,瘫痪在床。为给丈夫治病,用光了家里的积蓄,亲戚也借遍了。待丈夫生活能够自理后,走投无路的毛勇习夫妇来到了北京,跟着老乡到新发地谋生。

  刚到新发地,丈夫因为身体的原因,干不了重活。夫妇俩只能给人剥葱,一小时3块钱。剥了几年后,当时的老板想转行,毛勇习夫妇就接手大葱生意。开始自己跑运输,去外地收货,有了规模后,慢慢地开始有了自己的种植基地。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勇习大葱已经成为新发地的最出名的大葱品牌,覆盖北京60%的大葱市场,种植基地遍布山东、河南、河北、福建、江苏等地。2015年,毛勇习开始做扶贫,并在河南商水建立了扶贫基地,一开始扶贫基地只有20多亩,到现在增加到285亩,带动了285户乡亲脱贫。

  “市场封了”“谁疯了?”

  “6月12号晚上,我弟在市场,我在家睡觉,我弟说市场封了,我说‘谁疯了’?”

  6月12日,新发地发现疫情,一夜间,整个市场被封,时间仿佛静止。毛勇习的员工和所有的货物都被隔离在新发地,在家休息的她也不能出小区。整整33天,她开玩笑说:“我连坐月子都没在家呆那么久。”毛勇习原本打算这个夏天回老家陪儿子高考,尽一份做妈妈的责任,可眼下,她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另一边,新发地虽不能进出了,但北京城蔬菜的供应链不能断。她线上指挥,临时从外地调配人手,直接把大葱从产地供应到商超和二级市场。但供货要开发票才能回款,当时正处于疫情隔离期间,勇习大葱所有的票据、公章都留在了新发地市场,发票开不出来,款就回不来,但在这个时候,供货又不能断,在那个时候毛勇习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资金压力。

  在资金链受阻的情况下,度小满金融“新发地中小商户扶助计划” 的低息贷款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发出申请后当天100万授信很快就到账了,度小满金融的服务速度让她感到惊讶,随借随还的方便程度也让她满意。

  随着复工后经营情况一天比一天好,现在勇习大葱的交易量已经恢复了百分之七、八十,当前大葱的市场价连连上涨,毛勇习相信今年一定能带着乡亲们赚到钱。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